【2017年韓國8月15要回去】一場本可避免的人禍 |究竟哪裡出了錯 |梨泰院踩踏事件 |

但2013年3月,她母親和三個堂兄妹一起抵達南方,喜悦之情適應期取代。

每天有挑戰,一家人誰認識。

「有很多文化差異……我們開始,」她説。

金智英是數千名逃離獨裁統治脱北者之一。

但那些逃難者來説,他們南方安頓是個開始。

許多人學習高科技、民主社會基本生活知識,例如學習使用銀行卡到瞭解代議制政府如何運作。

一段時間,脱北者要韓國情報部門調查以及情報部門匯報。

「朝鮮」韓國國家主任樸石吉(Sokeel Park)説:「隨後三個月時間一個名『統一院』(Hanawon)學校學習和生活,這是一個韓國政府管理安置教育設施。

」有一些社區中心為安置難民提供資源。

他們往往重點放在這一時期,幫助脱北者開設手機和銀行賬户以及熟悉當地社區。

從「統一院」結束學習後,脱北者得到分配公租房。

金智英帶了一箱食物來維持最初幾天生活,裏面有拉麵、米、油和調味品。

輔導員或安頓脱北者會幫忙打掃房間並提供額外支持。

「他們過自己生活,」她説。

韓國定居朝鮮人會指派一名警察監視。

樸石吉説:「你可以它看作是分配一個當地友好人士,他時不時檢查和問侯他們。

」「有時他們會成為朋友 。

他們是年警官,像是父親形象。

他們作用是檢查:像一種社會服務。

」樸石吉説,心理健康支持方面,有一些諮詢服務,但這是一個需要改進領域。

2019年,當脱北者韓成玉(Han Sung-ok)和兒子發現死一間公寓裏時,這個問題置於聚光燈下。

媒體報道他們是餓死。

國際社會嘗試透過會談處理問題,包括六方會談。

許多脱北者會遭受創傷,但不太可能尋求幫助,知道到哪裏去找尋幫助。

韓國朝鮮難民調查,15%人承認有自殺念頭,這韓國平均水平10%。

「心理健康需要社會變革和意識提高,這樣人們才能意識到這些事情並尋求幫助,認為尋求幫助是。

」他説。

朝鮮分析家費特蒂茨基(Fyodor Tertitsky)説,於脱北者來説,韓國生活可能是孤立,這是因為他們進入了一個完全社會。

他們許多人視為「異類」。

「不能回家,因為他們看作叛徒,他們切斷家人或朋友和周圍環境聯繫,」費特蒂茨基説。

「如果是()逃離,這是創傷性經歷。

」「朝鮮和韓國教育完全,朝鮮人韓國能做工作很少,」金智英説,「這,因為脱北者聽過兼職,沒有自己找過工作。

她們面試中忽視。

」10 月 29 日星期六夜間,發生南韓史上踩踏事件——「梨泰院踩踏事件」,截至南韓時間 30 日晚間 11 點為止,死亡人數上升到 154 人,其中包含 26 名外國人,另外有 3 千多名參與萬聖節活動民眾失聯。

當晚我看到社羣媒體斷傳來現場影片,大批民眾層層堆疊窄巷、消防員死命拉人和時間拔河、救出來人地施作 CPR 心肺復甦術,「怵目驚心」、「人間煉獄」來形容夠。

萬聖節變調,踩踏事件始末南韓媒體報導,梨泰院踩踏事件最初通報南韓時間晚上 10 點 15 分左右,當時有人稱發生 10 人左右踩踏。

接獲通報地轄區龍山消防署,距離事故地點只有 100 公尺遠,理應可以時間內趕到,但於現場聚集數萬人,事故發生後想要回家人集中附近道路上,讓救護車通行,救護隊花費平時時間抵達救援。

而據傳當時現場有 300 名心臟、呼吸困難患者,需要一一進行 CPR 心肺復甦術,但急救隊員人力,沒有醫療專業市民加入其中,耽誤了黃金救援時間。

一共動員了 2,421 名人力,包括 507 名消防員、1,100 名警察,以及 238 輛救護車裝備進行救援。

發生踩踏事件地點,是梨泰院地標漢彌爾頓飯店旁邊窄巷,巷子口是地鐵梨泰院站1號出口,巷子尾是漢彌爾頓飯店後方世界飲食街,兩邊人流同時窄巷集中,但這條窄巷長 45 公尺、寬 4 公尺,換算面積只有 55 坪多一點。

台灣民眾可能理解,有許多丘陵地,房子依山而建蓋斜坡上,事故發生這條窄巷一個斜坡。

有倖存者説,事故發生前,民眾自發性地右側通行,但不知何時開始,窄巷聚集了多人羣,超出空間可容納數量,而當突然有人摔倒後,人羣骨牌斜坡倒下來——事故發生就一瞬間,無逃命。

摔跤原因眾説紛紜,有人指出,當時疑似有一位明星出沒,聽到歡呼聲,可能是多人爭睹明星,推擠導致摔跤。

有一説,現場疑似有人玩肥皂泡泡機,肥皂泡泡造成地上濕滑,釀成。

南韓媒體發現,踩踏事件罹難者當中,大多數是 20 多歲年人,其中女性死亡人數是男性 1.8 倍。

專家分析,這是因為女性肌肉量男性,是 20 多歲女性,可能肌肉量而承受壓力。

設一個人重量 70 公斤,10 個人同時壓下來 700 公斤,若是遭到前後擠壓,等同承受了 1,400 公斤;而左右無法逃脱情況下,身體組織無法承受壓力,肺部無法膨脹、空氣傳遞,即便户外會窒息而死。

一場可避免人禍,哪裡出了錯?梨泰院是有異國風情一區,我過去旅居南韓時,聞萬聖節派盛況。

2015 年萬聖節,我於首次參與見證。

記得當年和友人出地鐵站時,眼前人潮嚇到——梨泰院站出站手扶梯,北捷復興站有得,上手扶梯前排隊人龍,台北跨年兩樣!和朋友走人羣中多久受不了,決定去離主街餐廳吃飯休息,後找了一間夜店和其他朋友會歡。

當時我印象,不是萬聖節人潮多洶湧,而是凌晨 3 點彷彿不夜城,大馬路上招計程車,招了半時以上招不到。

看到踩踏事件發生我走過路上,覺得過,但另一方面覺得納悶,這不是梨泰院第一次舉辦萬聖節活動,什麼今年發生如此事故?10 月 30 日下午,南韓官方召開記者會,説針梨泰院事件應變會議結果,當時有記者提問,「預期當天會湧進人潮,現場是否安排了消防或警察人力?」行政安全部官李相民回答,「這不是透過提前安排警察或消防人力能解決問題。

事前規劃認為和往年情形沒有太大區, 因此平時水平投入約 200 警力。

」李相民補充説,當時市內有其他示威事件,導致警力分散。

踩踏事件反映人性,南韓政府沒有一句道歉  有人提出質疑,儘管人斜坡上跌倒,沒有其他逃生方法嗎?南韓媒體指出,窄巷是漢彌爾頓飯店外牆,沒有逃生通道,另一邊雖然有店家,但當時部分關門打烊,即便裡面有人,因為音樂聲,沒有意識到外面情況有多。

南韓政府下令,即日起到 11 月 5 日晚間 12 點,定為「國家哀悼期」,並宣佈龍山區受災區,首爾市內各地設置聯合焚香所,供民眾悼念。

即使梨泰院萬聖節活動是地發性舉辦慶典,沒有任何主辦單位,但理應維護公共安全的南韓官方高層,包括去到事故現場南韓總統尹錫悦,卻一句道歉沒有,彷彿發生踩踏事件與政府無關。

韓國部署薩德反導彈系統事件(韓語:대한민국의 사드 배치 논란/韓民國의 사드 配置 論難)是指大韓民國接受美國協助下國內部署薩德反導系統(薩德系統)過程及衍生事件。

薩德系統部署2016年2月7日宣佈開始磋商[1],2016年7月8日正式宣佈落[2],部署行動2017年3月6日開始進行[3]。

該事件引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4][5],南韓主張這項軍事部署只是應付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防禦措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則認為部署薩德系統會其國土安全造成影響,並韓採取多項反制措施,包括對禁制南韓媒體及藝人演出、旅遊封鎖。

這些措施導致中韓關係迅速。

2017年3月6日,系統發射架運抵南韓,南韓方面稱系統4月服役[6]。

4月26日慶北道星州郡2輛發射車部署,9月12日完成其餘4輛發射車臨時部署,全部6輛發射車認射控雷達並進入作戰狀態[7]。

11月22日,中韓達成共識,南韓方面表態「考慮追加薩德系統、加入美國反導體系、發展韓美日三方軍事同盟及損害中方安全利益」[8][9]。

此後中韓關係逐回暖。

於南北韓關係化,南韓保守派總統尹錫悦於2021年11月(時候任)表示,於美國南韓部署多薩德持開放態度[10][11]。

朝鮮半島核問題發展是部署薩德系統主要催化劑。

薩德可以讓美軍取得其它途徑獲取導彈參數,遏制中國的核戰略。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通過決議,禁止北韓測試任何導彈或核技術,但北韓方面相關活動沒有停止。

自2006年兩國宣佈商議部署之前,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通過了三次決議北韓進行制裁,包括聯合國安理會1874號決議。

這些多方面措施沒有取得成效,2014年12月,北朝一個聲明中表示「現在美國人權幌子侵略我們共和國敵政策顯而易見,朝鮮半島無核化想法。

」[12]。

2017年3月16日,美國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訪問日本時稱「過去20年讓北韓走向無核化外交和其他努力失敗了」,並表示需要一種「方法」[13]。

2009年2014年,北韓作出2次核武器試驗及三次遠端導彈試射[14]。

美國專家2015年2月一份研究報告估計,北韓核武器庫存達10-16枚,該報告表示北韓裂變材料生產基礎設施變得現代化,同時規模擴大了[14]。

2015年4月,中國專家表示北韓可能擁有20枚核彈頭,它同時有足夠鈾以供下一年增多40枚[15]。

發展武器外,北韓有多次南韓和美國言論,包括聲稱採取「發制人核子攻擊」、「使華盛頓變成火海」[16]。

北韓2011年南韓延坪島進行炮擊[17]。

南韓當時主要反導武器是部署PAC-3型愛國者導彈系統[18],後來2015年底部署KM-SAM(英語:KM-SAM)中距離反導系統[19][20],但應付大規模彈道導彈襲擊時欠缺了高空末端防衞裝備。

美國2014年提出朝鮮半島部署薩德系統,南韓表示沒有獲美國政府要求進行磋商[21]。

然而進展過程中,中國多次表示反對並向南韓施加壓力。

中國外交部2014年5月28日記者會表示,「允許中國家門口出現局勢導致生戰生」,稱部署反導系統「於地區和戰略」[22]。

2014年11月16日,中國首次談及薩德部署會破壞中韓關係,駐南韓大使邱國洪薩德系統部署南韓可能性表示「我們堅決反對。

這損壞中韓關係」[23][24]。

2015年3月16日,外交部部長助理劉建超訪問南韓時表明「我們希望中國關注和擔憂得到」[21]。

但次日,南韓國防部發言人金珉奭中國態度表示滿意,稱「周邊國家美國南韓部署薩德系統可能性可以有自己觀點。

但它應該試圖影響我們安全政策」[21]。

同時正在訪韓美國助理國務卿丹尼爾·拉塞爾(英語:Daniel R. Russel)表示要南韓來決定「本國聯合防禦上採取什麼措施、什麼時候採取」,同時稱美國軍方「有責任考慮什麼系統」能保護美國人及其盟友不受北韓導彈威脅[21]。

南韓使用薩德系統這個選擇外,同時自主研發L-SAM端面空導彈,可攔截飛行高度5060公里彈道導彈[25][26]。

但是南韓防衞事業廳(DAPA)表示L-SAM系統20232024年才能部署[25]。

南韓2014年5月表示考慮部署薩德系統,並強調自主研發L-SAM[26]。

但後來2016年2月1日改變了態度,表示薩德系統有興趣,南韓國防部稱它自主研發飛彈結合了美國反導系統會成為防衞措施[25]。

2016年1月6日北韓實施第四次核試驗,北韓聲稱是一次氫彈試驗[27]。

一週後,時任南韓總統朴槿惠促請中國遵守承諾制止北韓行,她發表全國電視講話時提到「中國多次公開表示,會北韓發展核武器。

我認為,中國充分意識到,如果這種意願沒有措施相配合,我們不能阻止北韓進行第五次、第六次核試驗,不能保證朝鮮半島和平」[28]。

韓聯社報道,朴槿惠當天舉行記者會上表示,出於國家安全和利益考慮,南韓政府將研究有關引進薩德系統事宜[29]。

評論普遍認為南韓是中國表態及施壓,若中國北韓核問題繼續沒有採取措施,會部署進薩德系統。

2016年1月29日,南韓國防部發言人金珉奭表示「我們政府會考慮應北韓導彈威脅所有措施。

如果美軍促使南韓部署薩德系統,會我們國家安全及防衞有幫助」,他同時否認和美國政府進行談判[30]。

有傳媒則指出,訊息顯示薩德系統的製造商洛歇·馬丁公司過去一個月訪問了南韓[30]。

2016年2月7日,北韓當地時間上午8時34分發射了光明星4號地球觀測衞星並進入軌道[31]。

這次發射事件普遍認為顯示出北韓發展洲際彈道導彈技術已有成果,因為它發射衞星運載火箭技術有之處[31]。

北韓發射衞星後數時,南韓國防部國防政策室室柳濟昇媒體發佈會上宣佈,南韓和美國儘南韓部署薩德系統正式開始着手討論[1][32]。

駐韓美軍司令柯蒂斯·斯卡帕洛蒂陸軍上聲明中表示「北韓持續發展核武器和彈道導彈計劃,我們盟國有責任維持防禦能力,抵抗這些威脅。

薩德系統能多層導彈防禦系統加入一個能力」[32]。

2016年7月8日,兩國正式宣佈落部署薩德反導系統。

2016年9月30日,南韓宣佈定薩德系統部署慶北道星州郡星州高爾夫球場,距離296公里,並取代星州郡星山炮台。

國防部表示選址星州郡能發揮薩德系統效用,可以民眾及生態環境影響減至。

2016年10月底崔順實特權事件使得這個計劃出現變數[33],有媒體稱三星集團利用旗下JTBC電視台以及中央日報揭發崔順實特權事件以緩和中國關係[34]。

2016年12月21日,南韓國務總理兼代理總統黃教安呼籲儘部署美國最新型薩德系統,稱「無法多等待一分鐘!」
2017年2月28日,天集團南韓國防部簽署協定,所屬星州高爾夫球場轉讓國防部於部署薩德系統[35]。

國防部希望能該年5月完成部署[36]。

2017年3月6日,是美韓展開年度聯合軍演第六日早上,北韓發射導彈引起了國際關注。

南韓國軍稱,北韓7時36分發射了4枚「飛毛腿-ER」(Scud-ER)彈道導彈,飛行距離約1,000公里。

延伸閱讀…

脱北者抵達韓國後會發生什麼?

南北韓關係-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其中3枚導彈落日本專屬經濟區內[37][38]。

2017年4月26日慶北道星州郡2輛發射車部署,9月12日完成其餘4輛發射車臨時部署,全部6輛發射車認射控雷達並進入作戰狀態[7]。

2017年7月6日,南韓總統文在寅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習近平德國漢堡二十國集團會議上首次會談。

南韓東亞日報報導,南韓青瓦台國家安保室室鄭義溶和負責外交事務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德國漢堡舉行一個半時秘密會談。

會晤中,鄭義溶強調了「兩國間信任」,雖然未有達成共識,但兩人7月份後透過包括熱線電話內持續交流,縮小了兩國分歧,打造了恢復信任跳板,後「發表檔案走向下一階段」達成了協定。

第二階段南韓青瓦台國家安保室第二次長南官杓和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孔鉉佑就協定文字進行了詳細協調。

於協定每一個文字、每一個句子十分,因此需要南官杓出差中國和孔鉉佑直接面對面展開談判。

兩國外交部稱,韓中雙方日前透過南韓青瓦台國家安保室第二次長南官杓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兼中國政府朝鮮半島事務代表孔鉉佑之間渠道,半島問題進行了外交部門間溝通。

雙方表示高度重視韓中關係,願雙邊檔案精神,推動韓中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發展。

雙方認為加強兩國交流合作符合雙方共同利益,推動各個領域交流合作早日回到發展軌道。

雙方稱,南韓方面認識到中方「薩德」問題上立場和關切,明確表示南韓部署「薩德」系統部署目的,第三國,即損害中方戰略安全利益。

中方維護國家安全立場出發,重申南韓部署「薩德」系統。

同時,中方注意到南韓方面表明立場,希望南韓方面妥善處理有關問題。

雙方商定透過兩軍渠道,中方關切「薩德」有關問題進行溝通。

另外,雙方確認實現半島無核化、和平解決朝核問題原則,重申繼續透過一切外交手段推動解決朝核問題。

雙方表示此進一步加強戰略溝通和合作[39]。

2017年11月22日,中國外交部王毅北京同南韓外長康京和舉行會談,達成成果,即「三」[8][9]。

2018年4月12日下午,南韓星州郡反「薩德」團體南韓國防部達成協定,南韓軍方搬運出「薩德」基地內所有施工裝備,並運入追加裝備[40][41]。

2019年8月2日,南韓國防部和駐韓美軍司令部在位於慶尚北道星州郡「薩德」基地啟動官兵宿舍改建工程[42]。

2022年南韓總統選舉尹錫悦上台後,要求擴大部署薩德,引發中方。

2022年中國外交部王毅南韓外交部樸振週二(8月9日)於山東青島展開會談。

王毅樸振先舉行了時長1時40分鐘左右小范圍會談,隨後進入擴大會談。

8月10日中國外交部會談後稱,「中韓雙方階段性處理了薩德問題」。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當日例行記者會上説,「美方韓部署『薩德』系統損害中國戰略安全利益,中方多次向南韓方面表明關切。

南韓政府正式外作出『三』政策宣示,中方重視南韓政府這一立場。

」[43][44]
8月10日南韓外交部長官青島韓媒記者團介紹訪華成果時表示,中方明確表明所謂「薩德三」並不是南韓方面對中方承諾或雙方達成協定。

後中方宣傳南韓作出「三」政策宣示,8月11日,南韓總統府有關「薩德」反導系統(THAAD)「三」説法重申,「三」不是南韓方面做出承諾,不是韓中雙方達成協定。

同時南韓公開表態部署美國薩德(THAAD)導彈防禦系統是為了自我防衞,這「」會成為可以磋商問題[45][46]。

此次事件雙方一開始説法一,最初中方暗示南韓接受「三」,後遭到南韓方面反駁,有人質疑是中方戰狼外交會談結果進行篡改。

[47]
8月11日,南韓總統室宣佈薩德基地環評加快,預計於月底完成薩德基地正常化[48]。

2023年2月24日3月24日,薩德反導基地環境影響評估報告草案線上上線下進行公示。

[49]5月11日,南韓國防部向南韓環境部提交薩德基地環評報告。

6月21日,南韓環境部批准基地環評報告。

[50]
戰區空防禦導彈,稱薩德系統,是洛歇·馬丁公司發展防禦系統,1992年開始生產,2007年首次和美國政府簽約[51]。

薩德系統主要用途是防衞中程彈道導彈,可以摧毀地球氣層內及外部目標[52]。

截至2017年3月,美國部署五套薩德反導系統,一套關島,另外四套德克薩斯州布利斯堡陸軍基地。

一套薩德系統包括一個貨車搭載移動發射器、八個可以發射及載入攔截器及一個可運輸雷達監視系統[31]。

此次南韓部署薩德系統一個炮台耗資約1.5萬億韓元,由南韓負責提供基地和基礎設施,而部署、運作和維護費用美國承擔[1]。

軍備控制劉易斯稱南韓需要部署兩套薩德系統才能完全覆蓋南韓領土,目前部署位置而言,北韓潛艇可以雷達範圍之外東海發動攻擊[53]。

反導系統攔截彈射程200公里,目前部署防禦範圍包含了多個主要美軍基地,但沒有覆蓋[54]。

中華人民共和國宣稱薩德X波段雷達監測範圍達到兩千公里,不僅能監視北韓,能監視中國大陸,從而威脅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利益,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55]。

有評論指出,中國軍方認為薩德削弱中國的核威懾力。

薩德系統雷達可以追蹤其武器試驗以及導彈特徵,並幫助美軍遏制來中國攻擊。

薩德可以讓美軍取得其它途徑獲取導彈參數,遏制中國的核戰略。

延伸閱讀…

【梨泰院踩踏事件】一場本可避免的人禍,究竟哪裡出了錯?

南韓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事件

[56]
南韓有民眾認為薩德有電磁輻射,會污染環境,人體以及農作物生長造成影響。

此外,中國大陸對立,可能會影響南韓經濟[57][58]。

韓民國國防部聲稱:薩德部署後會準除北韓外其他任何國家,只用於應北韓威脅,「部署薩德有助於增強多層次導彈防禦體系,強化韓美聯盟北韓導彈防禦能力」。

但部分南韓民眾反對薩德系統。

有媒體報導,南韓星州部署「薩德」鬥爭委員會2016年7月29日表示8月15日削髮抗議薩德[61][57]。

南韓方面表示「薩德」不是政治問題,而是國家安全問題。

北韓的核威脅加劇情況下,「薩德」是守護國家安全和國民生命唯一手段,因此不能放棄「薩德」。

總統朴槿惠對部署薩德問題指出,「薩德北韓外任何第三國,會侵害第三國安保利益,沒有這麼做理由。

我們只是採取了守護國家和國民防禦目的措施。

日益增大的北韓的核導彈威脅是攸關南韓未來和我們民族生存、生死攸關問題。

如果北韓挑釁,受害者是南韓和南韓民眾。

這種威脅視而不見,無異於坐視北韓核導彈投向南韓領土造成人員傷亡」[62]。

但京畿道城南市市、民主黨黨員李在明批評這個作為,因為薩德只有48枚導彈,無法應北韓千餘枚導彈威脅。

2017年3月30日,南韓國會通過決議,呼籲中國大陸停止反制薩德行動[63]。

2017年10月30日,時任南韓外交部部長康京和接受國會質詢時表示,韓美日會發展成軍事同盟。

南韓方面考慮追加部署薩德,參與美國反導系統立場不變。

[64]
2017年12月,南韓總統文寅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專訪時表示,「『薩德』問題上,南韓方面立場是一貫」[65]。

2022年8月10日,南韓外交部振向中方表明「韓方部署薩德反導系統」、「加入美國導彈防禦系統」、「謀求韓美日軍事同盟」並不是南韓方面對中方承諾或雙方達成協定。

[66]
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報復制裁,南韓三大保守派報紙中央日報、朝鮮日報、東亞日報批評中華人民共和國,三大報以「中國報復薩德入韓 韓國需應」、「如屈服於中國薩德報復,國家臉面何存?」、「減少華依賴度才能阻止中國」題發表社論[67][68][69]。

政府宣佈系統星州郡部署後,當地有數千居民抗議[70][71],其中很多人是年紀瓜農[72]。

居民們擔心它會危及他們,並毀掉當地農業經濟[72]。

有居民稱部署後「附近無法住人,種不了莊稼,蜜蜂會來」[73]。

雖然南韓國防部稱雷達系統會人體構成威脅,這些居民並接受這個保證[72]。

有一些抗議者擔心戰事爆發時,所居住地區有可能成為北韓首選攻擊目標[72]。

2016年8月15日,有908名居民剃光頭方式表示抗議[74]。

美國駐華大使館表示:「薩德」是應短程及中程彈道導彈防禦性系統,並會損害中華人民共和國及俄羅斯利益。

2017年3月23日,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委員會主席約霍提交跨黨派議案,譴責中國大陸報復韓美韓境內部署薩德[76]。

2017年4月28日,美國總統勞·特朗普受傳媒採訪時表示南韓應該系統付上十億美金安裝費用[77]。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方部署展現反對立場,多次公開場合表示,召見美國、南韓駐華大使進行交涉。

韓國總統競選人文寅選舉總操盤手、任仁川市長國會議員宋永吉接受BBC中文專訪,談未來韓美韓中關係。

韓國總統競選人文寅(Moon Jae-In)選舉總操盤手、任仁川市長國會議員宋永吉(Song Young-gil )接受BBC中文專訪,談未來韓美韓中關係。

韓國大選投票只剩6天封關前後民調顯示,主張朝鮮話、中國建立互信民主黨參選人文寅,目前40%左右支持率,遙遙領先。

和文寅同為人權律師出身宋永吉,於2000年踏入政界,任仁川市長4屆國會議員,原文寅關係並,但本次選中,他決定加入文在寅團隊,負責選舉總操盤,並協助規劃未來韓國如何調整朝鮮問題中美的關係,這是宋代表文寅陣營,首度接受外媒專訪。

面近來備受國際關注韓國佈署薩德問題,宋永吉表示,韓中關係因此陷入惡化,需要調整。

他BBC中文説道:”我們要處理,局面下,檢討薩德,同時讓薩德部屬問題,國會批准的程序。

” “所以我們主張,目前進行中薩德配置,同時聽取接納中國美國要求意見,然後解決朝鮮問題方向前進。

“文在寅陣營認為,薩德問題源自朝核,而為解決這問題,美中應積極合作,韓國這中間協調,誘導朝鮮放棄核武。

他們相信,這過程中,韓中關係會得到。

於保守派洪凖杓(Hong Joon-Pyo)劉承旼(Yu Seung-Min)等候選人積極表態支持佈署薩德,派文寅持否定態度,傾向強調韓國自主性,認為應先取得國內共識,作決定;而近來,面薩德問題,文在寅開始強調韓美同盟和韓中話重要性。

美韓稱,韓國部署薩德反導防禦系統旨在攔截導彈朝鮮發射彈道導彈。

面記者追問,取得國內共識、鞏固韓美同盟及中方話三者間,有無順序,宋永吉直接回答:”要排話,因為韓美同盟還是,若文寅選,會舉行韓美元首會晤,然後美國、中國俄羅斯派遣特使。

鞏固韓美關係基礎上,同時致力復原韓中關係。

“但當這樣想法若碰到美、中韓國國內立場有顯著衝突時,該如何解決,宋永吉強調,這時韓國該扮演緩衝角色。

此同時,宋永吉認為,於先前朴槿惠政府朝鮮話管道死鎖,當下開拓朝鮮溝通窗口。

他表示:”韓朝關係韓國主動踏出一步解決,能屬依附於美國或中國,拿回外交主導權。

“宋永吉表示:”韓朝關係韓國主動踏出一步解決,能屬依附於美國或中國,拿回外交主導權。

“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上台後,面薩德爭議,美方副總統彭斯公開表示薩德是”韓國下任政府該決定問題”,而沒多久,特朗普表示,佈署薩德10億美元費用,應韓國全額承擔,這引發韓國民眾反感。

最近幾次民調顯示,支持反佈署薩德韓國民意,如今差距正在拉近中,有過半數以上國民認為,薩德應該留待韓國一屆政府上台後,再行處理。

但美方這陣子反覆態度,新政府要如何”接招”,會是挑戰。

此,原本眾人視為主張應朝鮮,同時積極促進韓中關係文寅陣營,表露出對美方政府期待。

“特朗普總統是有商業頭腦人,我們認為,他是可以協商人。

“宋永吉説道。

他表示:”奧巴馬前總統’戰略忍耐’,事實上,無法徹底解決朝核問題,反而是置之不理層面…我們覺得特朗普總統有積極想解決朝核問題意志,地運此契機,來尋求解決朝核問題方法,我認為。

“但面記者提問,特朗普或共和黨方面,是否有嘗試私下文在寅或民主黨接觸,宋永吉則予以否認。

各位點進文章此刻,韓國也已恢復台灣人入境免簽禮遇,入境韓國進行旅遊台灣、香港、澳門朋友,不用申請簽證,不用進行Q-Code檢疫。

疫情過後,原本免簽入境韓國旅客需要申請2年效期K-ETA,但即日起2024年12月31日,持有台灣、香港、澳門、日本、新加坡護照旅客訪韓旅遊時,免除K-ETA申請,有護照能直接入境韓國。

 若此次入境韓國免簽或短期簽證者(90天以下),無法韓國當地辦理其他簽證或延簽,需韓國出境、回到台灣才能辦理。

入境韓國會確認狀態,但建議感冒了多休息,搭飛機時戴口罩避免影響他人。

但過海關出境時,手提行李會有限制,例如液體、膠狀容器單件「容量」不得超過100ml,所有這類物品需裝1,000ml透明夾鏈袋中進行海關檢查;有電池物品如手機、電腦、、行動電源放入行李。

入境韓國時,若禁止攜帶違反韓國法律、妨礙國家機密、偽造貨幣有價證券、生鮮食物、肉品,情況,可能處以罰金、拘禁或遣返。

台灣出入境時,只能帶10萬台幣、2萬人民幣、1萬美金;而出入境韓國,多只能攜帶價1萬美金,若無申報,超出部分將充公處理。

非洲豬瘟疫情影響,禁止攜帶含有肉乾、肉鬆或有體肉類食品進入韓國。

雖然有多帶來韓國案例,但並代表合法。

之前申請過韓國自動通關,且過期者,以免簽入境韓國時可使用;另外,若是持有韓國外國人登錄證(簽證),入境海關時走韓國人櫃枱,旅客走外國人櫃枱。

而出境時就算沒有申請過自動通關,可走通關,要想入境節省時間,得韓國申請過,下次入境才能使用。

韓國入境卡有中文版本,建議韓國飯店、電話截圖存在手機裡(住兩三間飯店話,只要寫一間);而就算是有K-ETA或其他簽證,建議填寫備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